時代財經APP
時代財經APP

立即掃碼下載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微信

立即掃碼關注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APP

企業第一財經讀本

時代財經APP

俞渝李國慶深夜互撕 當當對外未發聲 “馬銘澤”是誰

作者:朱與君 王言 2019-10-24 02:50

俞渝:家門不幸;李國慶:狗急跳墻,離婚分財產

10月23日深夜,當當網創始人李國慶在微博發文宣布:已經與俞渝起訴離婚。同時,他還表示,要進行境內公司股權對抗,并稱“咱們就撕破臉對抗到底吧”。

圖片1.png

在這之前,網上流傳俞渝針對李國慶轉發的所謂“凈身出戶”的朋友圈的多條回應。

從流傳出的截圖來看,俞渝在李國慶朋友圈下開撕李國慶,表示李國慶并非凈身出戶,離開時對方從家中拿走1.3億現金,并指李國慶聯合公關操縱媒體,每件事都在撒謊。稱“李國慶,我要抓破你的臉!”隨后,俞渝語氣決絕地告訴李國慶,“敢刪朋友圈,刪了我也發”,并且將自己的這些留言截圖轉發,以此反擊。

隨后,雙方一前一后相繼進行反擊,在這個秋天的深夜,兩位當當網的創始人在朋友圈徹底決裂。俞渝稱,“家門不幸,顧客無礙,當當更好。”

針對上述情況,時代財經于10月23日深夜嘗試聯系當當副總裁闞敏和公關人員求證,但電話均被對方掛斷。

圖片3.png李國慶本人則隨后轉發了自己于今年7月底遞交的起訴狀和與俞渝離婚的微博,很快就對俞渝的評論予以回應稱:狗急跳墻,工作撕逼虛構事實,私生活撕逼是意淫,7月已起訴離婚。

圖片4.png據時代財經了解,在俞渝開撕李國慶的留言中所提到的“馬銘澤”,曾在當當網任職。天眼查信息顯示,“馬銘澤”為原當當無線事業部總經理,主要管理技術和市場,目前其擔任水晶區塊鏈(海南)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并持股60%,當當創始人李國慶持股25%。

image.png 

據@DoNews報道,從讀大學起就跟著李國慶的馬銘澤,直到自己當老板,都不免回想到過去的日子,回想到跟著李國慶在當當打拼的日子。

不久前,李國慶在接受騰訊新聞采訪談到妻子俞渝“逼宮”時,難掩心中怒火憤然摔杯,此番舉動在微博整整掛了兩天的熱搜。當時李國慶表示“想不通也不能接受,你可以有的是辦法嘛,為什么要這樣呢。” 

 李國慶出走后的當當

回到當當業務本身來看,在相繼完成私有化、尋求海航收購失敗后,當當開始收縮戰線,專注于圖書業務。但同時,當當再未公開過經營數據。

不過,俞渝在今年年初接受財新等媒體采訪時表示,2015年當當凈利潤是9200萬元,2016年是8600萬元,2017年凈利潤是3億元(這一年凈利潤增長260%);2018年,當當的銷售額達到118億元,同比增加14.4%,凈利潤4.25億元,增長34.9%。

除了線上的圖書業務外,當當在線下實體書店領域也已有布局。

2016年9月,當當梅溪書院全國首家當當線下實體書店開業。此后,其實體門店數量從2016年的2家店到2018年新開18家,會員規模從16年的2萬增長至20萬。

在去年底舉行的2018年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俞渝還向外界透露了當當幾個投入較大的項目:一是投資人才,擴大招募關鍵崗位人才;二是在做聽書、微視程序;三是在華北和西南建立新的工廠。

從目前公開的各項數據看,當當的經營似乎都在朝著較為樂觀的方向發展。但不可否認的是,其在行業中的體量和地位早已不比從前。今年上半年,當當網某高層曾到華南與某電商企業尋求合作,該華南電商相關人士當時曾對時代財經談到:“這種事放在幾年前根本不可能發生,當當的人不會找我們談合作的。”

李國慶的新項目

對于李國慶來說,他雖已在今年從當當離職,但并沒有進入退休狀態。他宣布創立新的創業項目——早晚讀書,本人擔任CEO,并稱要“再造一個當當”。

今年6月,早晚讀書產品發布會在北京舉行。發布會上,李國慶表示,早晚讀書是請有閱歷的人把他們的閱歷與書結合講出來,是知識付費和讀書相結合的一種聽書模式。“講書大咖們將用30%書本知識+70%經過實踐過的方法論驗證的結果來講完一本書。”

據時代財經了解,早晚讀書已邀請到1000多位不同文化領域的名人明星加入講書團,其中包括賈平凹、俞敏洪、張紹剛、紀連海、于丹、喻恩泰、劉同、黃磊等。第一期40位講書團顧問,將為用戶精選300本書推薦閱讀。其中100本書經過自己的實踐以及閱歷對該書進行輸出,通過音視頻形式呈現,每周更新2期,每期40分鐘。付費模式上,將采取按年付費的方式,388元100期。

按照李國慶的說法,當前知識付費市場“粗制濫造”,存在組稿嚴重、廣告多、體驗差、選書依靠虛假排行榜等問題,而他創辦的早晚讀書,要把精品選出來,把精華講出來。

但目前知識付費的賽道上,早已有產品發展壯大。得到、樊登讀書,甚至喜馬拉雅等音頻平臺都是早晚讀書要挑戰的對手。與此同時,行業內對于知識付費的唱衰與質疑不斷。

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傳播大數據創新實驗室發布的《2018年知識付費研究報告》分析稱,隨著公眾對知識付費產品的新鮮感降低、用戶復購率下降、總使用時長縮水,包括喜馬拉雅、知乎Live 等一線知識應用在內的整個知識付費行業開始出現營收下降的問題。知乎CEO周源在不久前也曾公開提到,知識付費已經出現了復購率降低、完課率降低、使用時長降低等現象。

除此之外,不同于其他頗有名氣的知識付費產品,李國慶還需要面對的一個問題是:與自身引起的火熱關注度相比較,新項目早晚讀書要低調許多。不少人聽說早晚讀書,還是因為此前的李國慶“摔杯”事件。

8個月前,李國慶離開當當,雙方也各自開始走上了新的商業征途,但目前來看,想要判斷改頭換面的當當真的如同俞渝口中那般“更好”,還是另起爐灶的李國慶會更為如魚得水,答案還很難講。

文章來源:時代財經 編輯:李想
登山赛车二破解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