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財經APP
時代財經APP

立即掃碼下載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微信

立即掃碼關注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APP

企業第一財經讀本

時代財經APP

甘薇“意難平”,賈躍亭這部連續劇完結在何時?

作者:盧潔萍 姜中介 2019-10-24 10:24

主角早想散場,結局卻難由人。

timgJZJJ3NJW.jpg

關于賈躍亭的劇情終于來到另一集。

10月14日,賈躍亭向美國特拉華州破產法院提交申請尋求《美國破產法》chapter11救濟。

根據賈躍亭提交給法院的文件,就在他申請破產重組的三天前,賈和其妻子甘薇已在成都市錦江區人民法院申請離婚,目前該案狀態為審理中。

微信圖片_20191023202131.png賈躍亭與甘薇正在離婚 

這是甘薇和賈躍亭結婚的第11年,相識的第15年。共患難三年后,這對夫妻終于選擇了離婚。

只是在過去幾年來,甘薇既是賈躍亭的債權人,又是他的共同債務人,面對著諸多剪不斷理還亂的債務關系,一次離婚訴訟真的就能使彼此的故事走向結局嗎?

結婚的第11年

與亞足聯的合作中斷、多家銀行上門催債、供應商圍堵樂視大樓高呼“還錢”、基金下調估值、盈利出現凈虧損、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2017年,樂視的經營每況愈下,資金鏈斷裂成為事實。

2017年7月6日,在債務纏身的情境下,賈躍亭在微博留下一句“會承擔全部責任,盡責到底”后遠赴美國。

當年9月和12月,北京證監局相繼發出通告,要求賈躍亭最遲在2017年12月31日前回國履責,處置樂視系面臨的各種風險。

2017年的最后一天,不見賈躍亭,反而是其妻子甘薇在質疑風暴中從美國飛回北京,并特意發微博定位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稱:“2017最后一天,使命歸來。2018年新年伊始,任重道遠……早安,北京。”

微信圖片_20191023202117.png甘薇從美回國后發的微博

沉默兩天后,甘薇再次發聲,稱她和賈躍亭之兄賈躍民將負責賈躍亭在國內的債務問題,并澄清道:“老賈減持股票的錢,不但沒用于個人及家庭使用,還替公司擔保100多億,個人及家庭兩套房產和資產都被凍結,負債累累。”

2018年1月3日凌晨5點多,一夜難眠的甘薇發布長文《一位妻子的獨白》。盡管此時的賈躍亭已聲名狼藉、負債纏身,這篇獨白仍傳遞出甘薇對賈躍亭的愛護與支持,并表示仍將對債務負責到底。

曾擁有12億估值影視公司、被稱為一代“中國網劇教母”的女總裁也由此漸漸變成了“卡也被凍結,只能刷2000塊”的“老賴”。

對比2014至2015年間的風光無限和躊躇滿志,甘薇的公開發言肉眼可見地沉寂下去。

以微博為例,2018年,甘薇共發了6條微博,每條都在回應跟賈躍亭有關的債務。在2019年,則僅發4條微博,內容卻已不再提及債務。在此之前的幾年,甘薇發微博的頻率可以達到一天三條。

而曾經被大半個娛樂圈明星留言祝福的生日,在這兩年也少有人關注,評論區充斥著網友的嘲諷和指責。

根據賈躍亭此次向美國法院提交的文件,目前甘薇不僅是他的債權人,同時還是共同債務人。除此之外,目前賈躍亭的債務總額一共涉及70-705億元,債務人超過100人。

是.png

與賈結婚的第11年,除了牽扯復雜的債務與臭罵,在今年的2月28日和7月23日,甘薇還分別獲得了來自賈躍亭的40萬美元和11萬美元,總計約合人民幣360萬元。

“賈總當年創業帶著一群兄弟們,大家都叫他老大,樂視小有成就后,就叫老板,樂視危機時,都叫他老賈,如今都叫老賴了。創業者的世態炎涼,創業的環境太重要。”而在10月18日,甘薇發了如此一條朋友圈,語氣中卻頗有為賈躍亭抱不平之意。

名氣與資本的狂歡

不過,樂視債務危機前的甘薇,不可謂不風光。

甘薇出生于重慶,2004年與賈躍亭相識,2006年出演由樂視傳媒投資的電視劇《約定》正式出道,2008年與賈結婚,在此前后出演多部電影,只可惜并未能打響名氣。

2012年,甘薇首次擔任制作人,制作并出演了由樂視影業出品的網劇《女人幫·妞兒》。

2013年4月,甘薇與李小璐成立樂雨薇璐工作室,聯合樂視網一起擔綱出品方。根據天眼查,該工作室法人代表是時任樂視影業CEO的張昭,注冊資本10萬。

不過,目前該工作室官方微博最新動態還停留在2015年底,已早無更新。

2014年圣誕節,甘薇在微博曬出新生雙胞胎,這一年也是甘薇和賈躍亭的關系被公眾逐漸知曉的一年。

而2015年的甘薇,則身邊圍繞著眾多明星閨蜜,這一方面得益于其樂視老板娘的新身份,另一方面也得益于樂視那幾年突飛猛進的急速發展。

事實上,自2010年樂視網A股上市后,賈躍亭就開始擴充樂視業務版圖。

2011年,賈躍亭組建樂視影業,相繼投拍了大眾耳熟能詳的《小時代》、《太平輪》、《九層妖塔》等影視作品。

同是這一年,樂視網更是斥資2000萬元購買了現象級熱播劇《甄嬛傳》的獨家網絡版權,結果帶來了創紀錄的20億次流量。

在隨后的幾年里,發電視、做手機、花重金與亞足聯、法網、溫網簽約以進軍體育板塊,從2011年至2015年,樂視的“七子生態”在如火如荼地搭建著,其市值也隨之水漲船高。

2015年5月12日,樂視網股價達到179.03元的歷史最高點。次日,樂視網總市值超過萬科,達到1526.57億元的巔峰。

2015年的樂視風光無限,當年樂視整個“生態經濟”的總收入超過200億元,樂視系總估值突破3000億元,躋身中國互聯網企業前5名。

這一年的樂視,發布會不斷,與甘薇夫婦走近的明星也越來越多,甚至不少明星成為了樂視生態的投資人。此時的甘薇已是各大時尚品牌和活動的座上賓,身邊被無數明星姐妹圍繞,牢牢占據著各聚會晚宴的絕對C位。

2.jpg總在C位的甘薇

同是生日,2015年的甘薇請來了眾多明星捧場,李小璐、秦嵐、應采兒、劉蕓、鄭鈞、包貝爾、蘇芒悉數到場不說,微博更是祝福聲起,賺足關注。

“在那個時候,似乎每一個明星都想和她成為朋友,能夠在樂視生態中分一杯羹。”有明星經紀人如是向時代財經表達,而這位經紀人帶的明星并不是樂視生態的重磅明星投資人,但卻通過參與具體影視項目賺得盆滿缽滿。“現在想想,沒深度參與進去,算是一件幸事。”

到了2015年,娛樂圈第一大事--黃曉明與楊穎的世紀婚禮上,在邀請的數百人的嘉賓當中,甘薇當仁不讓地成為了“一號”嘉賓。

像當時導演《港囧》成為“當紅炸子雞”的徐崢,在那份嘉賓名單中也僅為84。要知道,娛樂圈內每一個事關排序的活動都會引發各種名利場上的明爭暗斗。

2015年底,由樂漾影視制作的《太子妃升職記》橫空出世。這部被調侃為“又雷又窮”的穿越網劇在樂視網獨家上線后,以2000萬元不到的投資給樂視網貢獻了超過4000萬元的收入,為樂視吸引新增會員220萬人,并以絕對的黑馬姿態斬獲了超過26億的播放量。

5.jpg風光無限的樂漾影視

憑借《太子妃升職記》,甘薇一度獲得“中國網劇教母”之頭銜,被視作是具有制造爆款影劇能力的明星制作人兼創業者。有接近甘薇的人士向時代財經表示,當時甘薇與賈躍亭一樣,每每談及公司業務的時候,都將“顛覆”掛在嘴邊。

現在還不到結局

2015年至2016年期間,名氣響亮的樂視曾吸引了包括劉濤、黃曉明、秦嵐、賈乃亮、孫紅雷在內的眾多明星入股。

其中,在2015年的時候,張藝謀為樂視影業投資了1200萬元,郭敬明和黃曉明分別投資了500萬元;在2016年,樂視體育開啟新一輪的融資,劉濤投資了5000萬元,加上之后周迅、王寶強、賈乃亮等人的投資,樂視一共獲得了來自明星們近2億元人民幣的投資。

然而,2016年11月6日賈躍亭發布的一封名為《樂視的海水與火焰:是被巨浪吞沒還是把海洋煮沸》的公開信,將樂視的錦簇布帷一把扯下,使得更多公眾開始得以窺探這一龐大船艦底下潛藏已久的暗涌波濤。

“我們如同身處冰火兩重天中,在煎熬中顛覆前行:一邊是突飛猛進的戰略與業績,一邊是日益凸顯的資金與組織壓力。”賈躍亭在公開信中如此承認。

這樣一來,曾經親密無間的明星閨蜜開始漸行漸遠,在樂視體育下了血本的劉濤,打那之后就再也沒提及過甘薇、賈躍亭和樂視。

自此,盡管賈躍亭和甘薇揚言對樂視仍有信心,但它的下墜之勢已不是管理層能改變的了。當時重金挖來的明星高管接連出走,到了今年5月13日,經歷3年的凈虧損后,樂視網終于暫停上市。

“公司受樂視非上市體系經營不善的延續影響,形成的大量關聯應收和預付款項,造成公司資金流極度緊張,致使公司對上游供應商形成大量欠款無法支付、合同違約引發大量訴訟等問題;同時由于供應鏈暫停等問題進一步導致公司下游銷售大幅下滑,回款困難。2019年以來,公司管理層盡力調整經營模式,提升運營效率,控制成本費用,使日常運營成本、CDN費用、人力成本有了大幅下降,但并未扭轉報告期內公司持續經營性虧損局面。”而在2019年第三季度的業績預告中,虧損局面仍然未改的樂視網如此解釋虧損原因。

深受關聯債務拖累的樂視網在22日還發布了一份聲明,回應了賈躍亭此次的申請破產重組行為:“樂視網自2017年爆發經營危機以來,賈躍亭先生多次宣稱保證償還,但未有任何擔保實際行動。”并表示樂視網從未因賈躍亭的債務解決方案獲得任何現金,還希望賈躍亭履行向樂視網提供57億元借款的承諾。

在此之前,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曾聲明,目前賈躍亭已替樂視償還債務超30億美金。

新一輪復雜的對峙與談判似乎又將開始。

而對于早已在2107年就將其所有樂漾影視股份轉賣給樂視的甘薇來說,大洋彼岸賈躍亭的破產重組仍需經歷漫長的流程與時日等待,何時她的丈夫能夠回國與她離婚似乎難以捉摸。

在這些時日中,這部冗長的連續劇不知還會生發多少反轉?

文章來源:時代財經 編輯:張常旺
登山赛车二破解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