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財經APP
時代財經APP

立即掃碼下載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微信

立即掃碼關注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APP

企業第一財經讀本

時代財經APP

對話湯國華:不要用現代化的審美“保護”古建筑

作者:張夢婕 2019-11-20 14:31

對于古建筑的商業化發展,湯國華認為,故宮的商業化搞得很紅火,但基本上只是在文物環境里面的一些空地和非文物本體中。從這一點來說,故宮對商業化的把握程度還是合理的。

今年4月,法國巴黎圣母院遭遇大火,大教堂標志性尖塔被燒毀,舉世震驚;10月31日,日本沖繩世界文化遺產首里城發生大火,幾乎全被燒毀,損失慘重。每一處文化遺產的滅失,都意味著其所承載的一段歷史和文化的消失。這些事故令人扼腕痛惜之余,也將建筑遺產保護的課題擺到了人們面前。

作為嶺南建筑研究所所長、嶺南建筑流派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湯國華不僅是教學者——現任廣州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還是實踐者。在與嶺南建筑結緣的三十多年里,他身體力行,從事嶺南建筑物理環境和嶺南歷史建筑保護的研究、設計和施工督導,主持完成赤崗塔、圣心大教堂、沙面紅樓、城隍廟等眾多文物單位的修繕工程,并曾在2012年獲得“法國藝術與文學勛章”一級騎士勛位。

如今已經71歲的湯國華,仍然奔走在古建筑保護的第一線,日常行程安排得很滿。11月12日,在廣州沙面文物建筑修繕工作的間隙,湯國華教授接受了時代財經的專訪。

湯國華認為,古建筑的商業化發展近幾年才提出的概念,以故宮為代表的商業化也很紅火,對文物建筑里的一些空地和非文物本體的商業化開發程度把握較為合理。但湯國華認為,對保護古建筑的投入應該要比利用古建筑獲取的收益多。而要實現這一局面,文化遺產的保護需要兩種人:一種是“有錢人”,一種是“有心人”。

談到古建筑的保護,湯國華表示,雖然目前社會越來越重視這一話題,但是也存在一些問題,特別現在強調文物建筑和歷史建筑的“活化”,到底活化的程度、標準怎么樣,現在還沒有一個統一的認識,一旦把握不好,很容易過猶不及。

對話湯國華

時代財經:你主持修繕的古建筑工程中最滿意的作品是?有什么遺憾嗎?

湯國華:首先,對“古建筑”的概念要有一個認識,從廣義說是建筑文化遺產,包括有保護價值的古建筑和近現代建筑,法定保護的文物保護單位和歷史建筑;從狹義說是建于清代及以前的建筑。在此我們提及的“古建筑”是廣義的。

我主持修繕的古建筑工程很多,其中我個人比較滿意的是廣州圣心大教堂。我們研究和施工一共用了13年,1994年初開始研究,2004年開始施工,直到2007年初完全修好。

但這個滿意沒有達到一百分,一般來說,修繕工程能有90分就算不錯了。因為在修繕的過程中不光有許多技術難題,還有業主、施工隊、專家、文物建筑的行政主管部門等各方面的溝通問題,有時很難達成共識,必要的時候我們還要做出一些妥協。

還是以圣心大教堂為例,現在的神父都是年輕人,他們認為教堂里應該布置得金碧輝煌。圣心大教堂正門有三道大門,中間大門后的一道擋中門恰恰遮擋了水晶燈。業主提出把這道擋中門拆掉,盡管我們并不愿意,但最后在對方堅持下也只好做出讓步,拆掉門扇,保留門框。這就是我心目中的其中一個遺憾。

時代財經:跟江浙等地的古建筑相比,嶺南的古建筑的特點是什么?在全國的地位是怎么樣的?

湯國華:其實嶺南的古建筑就是從江浙,或者說古代的中原地區延伸過來的。但是由于嶺南的氣候跟江浙不同,所以在房屋建筑的功能性上就會有些不同的做法。他們比較強調保溫,我們比較強調隔熱和散熱,所以嶺南建筑很講究通風和遮陽。另外廣東一帶的臺風很厲害,房屋比較注重防臺風的功能。

嶺南建筑在歷史上發展比較遲,所以有些人對其不太了解。但上世紀20年代到80年代,嶺南人在近代民主革命和現代改革開放中都起先鋒作用。在建筑領域也是如此,民國初期最早引進騎樓、新中國成立初期在現代建筑上的創新等都引起國內建筑界的關注。當時,廣派建筑、海派建筑和京派建筑共同帶領全國建筑的新潮流。雖然上世紀60年代后三派逐漸式微,但是,80年代初,白天鵝賓館等建筑又舉起嶺南新建筑的旗幟。今后,嶺南獨特的地理氣候環境和人文文化,必然繼續產生在全國有影響力的嶺南新建筑。

時代財經:嶺南古建筑保護的發展現狀如何?主要存在什么困難和問題?

湯國華:嶺南古建筑的保護越來越得到重視。今年7月31日,廣東省公布了包括北京路古道遺址在內的174處不可移動文物為第九批廣東省文物保護單位。其中把很多市級文物、縣級文物提升到省級保護的級別,說明對古建筑的保護力度是不斷加強的。

還有對于歷史街區和古村落的保護也重視了。以前都是文物保護的專業人員在做這方面的工作,但現在很多搞房地產設計的設計院也加入保護行列。隨著研究深度越來越深,我認為建筑遺產保護的效果會越來越好。

這種現象一方面是可喜的,但另一方面也令人擔憂。因為現在越來越多人加入保護古建筑的行列,部分人的思想、知識可能跟不上,經驗也達不到,所以有可能把一些好東西修壞了,改壞了。特別現在很強調文物建筑和歷史建筑的“活化”,到底活化的程度、標準怎么樣,現在還沒有統一認識,很容易過猶不及。

值得注意的是,文物建筑跟歷史建筑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但就連我們的媒體都經常把兩者混為一談,把文物建筑當成歷史建筑。其實,兩者的保護級別是不同的,文物建筑的級別比歷史建筑高,保護力度更強。如果把一個文物建筑當成歷史建筑去修繕和活化的話,它會損壞文物建筑的真實性。這方面只能通過政府行政主管部門的主導,專家和民眾不斷地交流學習,還有媒體正確的宣傳才能夠把廣大群眾的思想統一起來。

時代財經:在古建筑保護的工程項目中,偶有出現個別以現代化的審美對古建筑翻新變色等現象,對此你怎么看?

湯國華:現在很多人都是用現代化的審美觀去看待古建筑,但是文物之所以稱之為文物,就是保留了真實的原狀,包括原來的審美觀和哲學思維,可能在今天我們不一定認為是美,甚至還會覺得它很落后、很丑陋,但是我相信美是永恒的。

現在很多街區的翻新工程會涉及歷史建筑的翻新。對于歷史建筑,是可以做一定程度的“活化”,因為歷史建筑會隨著時代變遷而發展,是允許和鼓勵人們繼續使用的建筑。但假如其中有重要的文物要素,一定注意保持原狀,這就是我本人一直強調的“歷史建筑中的文物要素”。不要把現代的審美硬加上去。例如北京路口的“歌莉婭概念店”,那幢建筑的文物要素本來保護得很好,但業主卻把建筑的外立面全部涂成大片紅色,完全改變了建筑的歷史外貌,也破壞了歷史街區的風貌,這就是把現代審美觀強加在古建筑上面的典型例子。

時代財經:近年來,故宮博物院的商業化操作可算是一個較為成功的案例,但也引起了一些質疑和批評的聲音。作為古建筑保護的專家,你是怎么看待古建筑保護的商業化?

湯國華:關于文物建筑保護的商業化,是最近幾年才提出來的。以前一般不主張商業化的,特別是國有的文物保護單位,這是有文物法規定的。但是近年來在商業化方面,故宮開了個頭,商業搞得很紅火,甚至有人說是過火了。

我親自到故宮考察后發現,盡管它的商業化搞得很紅火,但基本上只是在文物環境里面的一些空地和非文物本體里,比如說餐飲和文創產品商店等,從這一點來說,故宮對商業化的把握程度還是合理的。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商業化會不會破壞了文物古跡的肅穆莊嚴的氛圍,降低了人們對古代宮殿的崇敬心理?我去過很多外國的王宮,它們都是比較嚴肅的,并沒有搞得很商業化,我認為這是值得思考的。

文物建筑包含有好幾種價值:歷史價值、藝術價值、科學價值、社會價值,還有經濟價值。假如我們過多地挖掘文物建筑的經濟價值的話,估計對其他幾個價值會有所影響,關鍵在于怎么控制這個度。

現在很多人提出用商業運作活化建筑遺產,要把建筑遺產變為建筑資產,這種做法其實并不容易。古建筑就像一個老人,不能要求他干重活,賺大錢,只能保養好他的身體,要是讓老人脫胎換骨,變成機器人,錢是賺到了,但也不是原來那位老人了。這個比喻說明我們想靠文物的商業化操作產生資金來保護文物,是很困難的。對保護古建筑的投入應該要比利用古建筑獲取的收益多。

因此,文化遺產的保護需要兩種人:一種是“有錢人”,一種是“有心人”。“有錢人”不一定是開發商,在國外,一些大財團、慈善機構就在扮演這一角色。中國能不能引進一些公益組織、機構和基金對文化遺產保護貢獻力量,這值得進行探索。

時代財經:近日日本“琉球故宮”的大火,給中國文物安全敲響了警鐘,你認為在修復古建的過程中應該如何加強消防安全的措施呢?

湯國華:其實不只是日本琉球的大火,還有之前的巴黎圣母院的大火,都對我們的文物安全敲響了警鐘。被火災損毀嚴重的古建筑有很大一部分是木質結構的,但是從統計數據來說,被意外引起的火災焚毀的木結構古建筑并不算多,其被破壞的原因大多是戰爭和人為破壞。而巴黎圣母院和日本琉球“故宮”的大火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是天災還是人禍,現在還沒有個定論。

所以我們一方面要學習古人的建筑防火經驗,另一方面要加強消防安全措施和人們的防火意識。

古代是沒有電器的,但現在電器設備使用得比較多,除了空調和照明,監督系統、通信系統等都需要用電,在修繕工程中也會使用電焊、電鉆等電器,電線一旦短路就容易引起油漆等易燃物起火,所以電器是古建筑保護的一大安全隱患。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提高人的消防安全意識。在施工現場有些工作人員會吸煙,如果不及時把煙頭熄滅,很有可能就會引起火災。這些都是人的管理問題,而不是建筑本身的缺陷,所以這方面也要引起我們的重視。

時代財經:在古建筑保護方面,你有什么期望?

湯國華:首先我希望對于建筑遺產的保護,最好是從娃娃抓起,從上小學時就給孩子們灌輸這種意識。我到沙面小學了解過,現在他們從三年級開始就加入建筑遺產保護的課程,讓孩子們從小就有古建筑保護的意識。

其次,我認為大學里相關學院的專業設置都應該加入對建筑遺產的保護課程,這一方面是被人們忽略的,現在的大學里很少開設這門課程的。導致學生們缺乏對建筑遺產保護的理論和基本知識,若他們畢業后從事相關工作,要處理與古建筑保護有關的問題時,往往會想當然地、很主觀地去做,很可能對建筑遺產從保護變成破壞,好心辦壞事。

最后我認為還要向廣大市民普及建筑遺產的相關知識:它的構成、保護的意義、保護的內容和保護的方法等等,讓大眾對這方面有更正確的認知,也消除一些過往的誤解。希望人們能更多地關心和支持古建筑的保護工作。

文章來源:時代財經 編輯:王麗麗
登山赛车二破解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