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財經APP
時代財經APP

立即掃碼下載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微信

立即掃碼關注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APP

企業第一財經讀本

時代財經APP

誰“弄臟”了偶像選秀?

作者:周矗 2019-10-27 15:03

粉絲許依依說,她也曾在國內一檔選秀節目中,發現節目播出的票數,會比她們自己統計的低很多。

9612d779645367e68171af10ad85dd5320611a76_meitu_20.jpg

2019年7月19日晚,11位練習生在震耳欲聾的慶祝聲中,坐在了韓國“國民級選秀”《PRODUCE X 101》的出道位上。

這意味著,他們僅用三個多月的時間,就擺脫了練習生的身份,從此步入坦蕩星途。

然而,粉絲們卻在投票數中,發現了一組詭異的數字。

按照節目規則,除了X位以外,節目直播當晚的短信投票數,是決定選手出道的決定性因素。然而,粉絲仔細比對投票數后,發現有五位選手的票差,都是“29978票”。前20名所有名次的票差,全是7494.5的倍數,即總投票數的0.05%。

韓國國會議員河太京咨詢了多位數學家,發現這種“等差數列”式的票差,出現概率幾乎為0,不可能是真實的投票數。

然而,節目組卻對“造假說”矢口否認。憤怒的韓國粉絲們自發成立了真相調查委員會,集資聘請律師,以涉嫌欺詐和妨礙公務等罪名,對節目組進行了起訴。

經過兩個月的調查后,韓國警方證實,出道組的11名練習生中,確實有2-3名練習生的排名被人為調換。部分選手的投票數,也有極大的注水可能。

目前,韓國警方已經以妨礙業務嫌疑,對節目組成員進行立案,部分選手的經紀公司也遭到了扣押搜查。

觀眾們沒想到,這一風靡全世界的快速造星模式,竟然觸碰了法律的底線。

在復雜的利益鏈條中,偶像選秀注定不是一場公平的游戲。但這仍是如今的娛樂業態下,一條最快的成功之路。

被操縱的參與者們,無一例外地了解這些“潛規則”。但大部分人還是會賭上一把,賭自己會不會是今年夏天,最幸運的人。

“我根本想不到,票數可以直接作假”

粉絲阿呆發現,《PRODUCE X 101》的投票規則突然變了。

以往的節目規則是,101名不同經紀公司的練習生進行競演,決賽當晚票數前十一位的練習生,就可以組成限定組合出道。

這種全民參與度極高的賽制,使《PRODUCE 101》系列成為韓國商業價值最高,也是最成功的選秀節目。

《PRODUCE 101》第二季中出道的男團WANNA·ONE,僅在限定出道的一年零六個月內,就創造了1000億韓元(約6億人民幣)的銷售額,并與出道近五年的EXO、BTS(防彈少年團)一起,進入了韓國頂級男團序列。

第四季的《PRODUCE X 101》,引入了一個全新的“X”概念。出道組最后一名不是由當晚投票決定,而是由第一期到最后一期的總投票數來決定。

雖然賽制有些奇怪,但阿呆覺得,可能是為了增加看點。但到了決賽,她才開始發現不對勁。

“有很多選手的票很奇怪。有一位一直在出道位,甚至排到過第二的人,剛好在這個賽制下被淘汰了。”阿呆說。

一些韓國粉絲會定期分析練習生的網絡搜索量,即話題度。因為在前三季節目中,出道成員排名與話題度是基本符合的。

第四季中,出道位里卻出現了五名話題度較低的練習生。

針對質疑,《PRODUCE X 101》節目組曾發文回應,出道排名沒有異常。“等差數列”票差的出現,是節目組在統計上,根據四舍五入的得票率進行了換算,票數排名并沒有改變。

MBC電視臺新聞調查節目《PD手冊》,曾對《PRODUCE X 101》決賽當晚的計票情況進行了調查。

直播當晚,負責票數計算的PD只有一個人。工作人員在接受采訪時稱,這位PD并沒有出現在節目控制室,而是單獨在另外一個房間進行票數統計,然后再將計算后的投票照片,發給字幕組的工作人員。

很少有人知道,她是如何進行票數統計的。票數風波出現后,這位工作人員也再也沒來上班。

粉絲許依依向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透露,她也曾在國內一檔選秀節目中,發現節目播出的票數,會比她們自己統計的低很多。

“在某一個時間段,會出現投票卻投不出去的情況,投了票反而沒有增長。感覺系統有在刻意的壓票。我們也和節目組質疑過這個問題,但回應說就是系統問題。”

決賽當天的結果更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前從未進入過出道位的人進了前五,一直很穩定的人卻掉出了出道位。

為了讓自己喜歡的選手出道,她加入過粉絲站打投組,沒日沒夜地投票、監測數據。由于經常熬夜,眼睛還得了麥粒腫。三個月間,她拒絕了大部分外出邀約,兩臺電腦、一個平板、一部手機,幾乎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她也曾了解過“票數作假”,甚至是經紀公司和節目組聊好出道位的傳言。但她始終很難相信,自己的真情實感會被資本操縱。

“投票真的是耗心費時,誰愿意接受自己一票一票投出來的選手,最后被資本博弈犧牲掉?”

看到警方的調查結果,追了《PRODUCE 101》系列三季的阿呆非常失望。

“之前覺得可能節目在推一些選手,但是根本沒想到,連票數都可以直接造假。”阿呆說,她感受到了深深的欺騙,以后再也不會給選秀節目投票了。

“請給你的少年投票吧,拜托了全民制作人!”這句話,幾乎出現在每一期《PRODUCE X 101》節目中。屏幕前的粉絲們以為,自己手中握著的,是決定一名名少年命運的權力。

殊不知,這種權力,或許只是一場游戲的砝碼。

“一切都是利益”

被欺騙的,不只有投票的粉絲。

《PD手冊》采訪到了幾位出演《PRODUCE X 101》的練習生。這檔節目對于從小懷揣明星夢的他們來說,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機會。

三個月的錄制里,他們不但要努力唱歌、練舞,還要為了更多的鏡頭露出,進行一場101人的“夸張表情大賽”。

由于節目是全民投票制,在節目中表情盡可能夸張,才能有剪輯分量,讓更多觀眾認識到他。

然而,《PRODUCE X 101》中的很多練習生,分量都少到沒有出演痕跡的程度。但有部分練習生,卻出現在了幾乎所有的預告和幕后中,每期平均最少出鏡5分鐘。

韓國市民和仁荷大學研究團隊,對四季《PRODUCE 101》的前五集進行了統計。統計發現,第一輪的淘汰者平均鏡頭為16秒,而最終出道者的平均鏡頭為2分4秒,足足差了八倍。

為什么剪輯分量會有如此大的差別?韓國文化評論家金憲石在節目中說,這是節目組一開始,就知道哪些人會出道的緣故。

據出演練習生透露,這些鏡頭露出多的練習生,幾乎都來自于STARSHIP、MBK等幾家經紀公司。STARSHIP的練習生,甚至像提前知道考題一樣,提前知道了競演曲目。

經紀公司是否可以影響比賽排名?刺猬公社找到了有多次選秀經歷的格海和兮夕。沒有簽約經紀公司的他們,都因為票數問題沒有走到最后。

兮夕參加的一檔國內選秀中,全國只有六個進入盲選的名額。“基本上能不能晉級全看票數,憑實力能進的只占非常小的一部分。說是拉人投票,不如說是拉人花錢買票。”

在這檔節目的投票機制中,免費的點贊通道票數有上限,更多選手會自掏腰包,買虛擬禮物兌換票數。從公布的票數和點贊數比例,就可以看出一位選手的票數來源。

“這些都是公開的內容,參加海選就都會知道,就是明碼標價的讓你花錢。”兮夕說,很多進入盲選的選手,都是經紀公司或者唱片公司推薦的。這些選手連海選都不用參加,和導演組見面后,就可以進入盲選。

兮夕還曾收到過經紀公司的邀約。“當時給我的保證是,帶我去參加某個偶像選秀的面試,不過最后我沒有簽,所以也就沒有去。”

樂隊主唱格海參加過兩檔國內選秀。他向刺猬公社透露,在比賽中有聽到一位朋友,以音樂網紅的身份簽約了經紀公司,并獲得了名次保證的口頭承諾。

“朋友告訴我,全國海選基本上是沒有意義的,主要目是線下宣傳。但如果你能直接聯絡上導演組,或者在圈子里能通過朋友,把你的作品推給導演組的話,那就不一樣了。”

最終,格海止步于十強。他心里也明白,自己只能走到這里了。“能進十強的,多半是有經紀公司做推手的。除非你是黑馬,但我知道,我不是那匹黑馬。”

現在的他,已經不會太在意結果了。“選秀名次并不能完全體現選手的真正實力,但名次越靠前越說明機會更多,曝光更高。”

未來,格海不會再參加選秀了。不是因為抵觸選秀規則,而是他認為,選秀并不是一條適合自己走的路。

兮夕也明白了這場游戲的規則。“選秀圈其實非常功利,節目最終的目的就是賺錢,一切都是利益。”

被調換的人生

從專業評審、大眾評審,再到全民制作人,選秀的評審權正在逐步下放。

但在人為制定的規則里, 局外人似乎還沒有那么多的話語權。

選秀執行導演胡晃晃告訴刺猬公社,大部分節目制片方都有關聯公司,公司也有簽約藝人。有一些節目組會根據自己的評估,保證部分公司的選手晉級。

“比如說現場投票環節,導播室是可以切信號的,可以直接把某位選手的信號線路掐了。”胡晃晃說,使用這種方式,除了操作的工作人員之外,其他人是無從得知的。

還有一種很常見的方式,俗稱“溜粉”。節目組前期會選擇一些有實力、有人氣的選手,讓他一直晉級,保證節目可看性。但在決賽的時候,安排好的選手就會突然出現在出道位里。

《PD手冊》的報道中,《PRODUCE X 101》甚至出現了“換C位”的情況。

前三季的《PRODUCE 101》中,主題曲C位的練習生最后都進入了出道位。能否成為C位,已經成為了能否出道的風向標。

然而,《PRODUCE X 101》中主題曲的C位,卻不是最初選出的那一位。

有練習生透露,節目組突然改變了投票規則,把練習生投票改成了觀眾投票。結果另外一家公司的練習生,就替換了之前已經選好的c位練習生。

另一位練習生對當時的場景印象很深刻。最初被選為c位的練習生,還沒回復激動的心情,卻突然被告知更改投票規則,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剪輯分量的不均勻,同樣可以操控選手的曝光度,從而左右排名結果。

一些《PRODUCE X 101》的工作人員,就經常接到過重點拍攝哪一位練習生,把某一位練習生的分量增多,或是減少的指令。

胡晃晃說,只要節目需要噱頭,這種情況就會出現。“選秀都是人性的操控,誰更懂人性,誰就能做得不留痕的漂亮。”

資深經紀人貓王認為,選秀節目的“秀”是大于“選”的。大部分選秀節目的目的,并不是選拔多么優秀的歌手或是舞者,而是去打造一場有話題度、有曝光度的產品。

“既然是秀,就肯定會有人為因素介入。”

《PRODUCE X 101》作假事件,第一次揭開了選秀節目背后,驚人的丑惡內幕。

以夢想為名的偶像選秀,在粉飾的偶像經濟下,卻逃不過被綁架的命運。粉絲的情感,選手的付出,大部分制作人員的心血,都會隨著丑聞的發酵,被人遺忘。

殊不知,玩弄的是規則,換掉的卻是人生。

(文中阿呆、許依依、兮夕、格海、貓王、胡晃晃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刺猬公社 編輯:王言
登山赛车二破解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