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財經APP
時代財經APP

立即掃碼下載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微信

立即掃碼關注

隨時獲取最新資訊

時代財經APP

企業第一財經讀本

時代財經APP

專訪“文學地理學第一人”曾大興:年輕人要結婚才能實現文化傳承

作者:張夢婕 2019-10-28 09:26

世間萬事萬物,都是在特定的時間和空間形成和發展的,文學也不例外。

微信圖片_20191027135351.jpg曾大興(左)和央視百家講壇導演魏學來(右),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這是黃鶴樓上“李白擱筆”的由來。古往今來,文人墨客們登樓抒懷,留下不少膾炙人口的佳作,而這些地理景觀也由此名滿天下。2018年2月,廣州大學人文學院教授曾大興受邀成為CCTV10《百家講壇》主講嘉賓,他結合古代文學家的詩文、歷史記載的典故,娓娓道來,引人入勝,講述中華名樓背后的故事。

作為文學地理學學科的創建者,曾大興被學術界稱為“文學地理學第一人”。近日,時代財經記者對其進行了專訪。

“我認為在中國的一線城市里,廣州是最好的,最適合居住,”在廣州生活了26年,已經適應了廣東地區的環境和生活節奏,平時也愛喝廣式靚湯的湖北赤壁人曾大興如是說。

從1993到調到廣州至今,曾大興用了26年的時間來考察、研究嶺南文化和嶺南文學,他通過大量的文獻資料、統計數據和田野調查,證明廣東絕對不是某些人所說的“文化沙漠”。廣東學者稱他是“一個堅持為嶺南文化辯護的湖北人”。

談廣州、談文學、談歷史、談地理,對曾大興來說,似乎都是信手拈來。

據曾大興介紹,他從小就對地理學產生濃厚的興趣,甚至還因為成績優秀想報考地理系,但陰差陽錯,他卻被武漢師范學院(今湖北大學)的中文系錄取,只因他是文科生。但他并沒有放棄對地理學的愛好,反而得到了另一種契機。

1987年,他開始認真思考文學與地理學的關系。1995年,他的《中國歷代文學家之地理分布》一書在湖北教育出版社出版,這本書被稱為“中國第一本研究文學地理的專著”。2011年4月19日,他在《中國社會科學報》上發表《建設與文學史雙峰并峙的文學地理學》一文,明確提出要建立一個文學地理學學科。2017年3月,他的《文學地理學概論》一書在商務印書館出版。這本書的出版,被學術界稱為“標志著文學地理學的學科基本成立”。

而《中華名樓》在央視“百家講壇”的播出以及近期在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的出版,讓更多人認識了曾大興,也讓人們對他傾注了半生心力研究的文學地理學產生了興趣。

以下是時代財經與曾大興教授的對話:

時代財經:作為一個中文系的教授,為何會想到把文學和地理聯系起來?其中有什么淵源和故事嗎?

曾大興:這可能跟我本人的經歷有關系。我是1978年上大學的,當時的各門功課當中地理考得最好。我當時還以為會讀地理系,后來卻被武漢師范學院(今湖北大學)的中文系錄取了。上了大學之后才知道,原來地理系招的都是理科生!作為文科生,地理考得再好,也進不了地理系。

雖然我喜歡地理卻讀了中文系,但是有一個好處是,我常常會用一種地理的眼光去讀文學。因為文學本身就和地理有很密切的關系,我發現了在文學作品當中的地理因素、文學和地理環境的關系,所以從1987年,我就開始思考這一方面的問題。

我在1989年發表了《中國古代文學家的地理分布》這篇論文,在學術界得到很好的反響,很多學者認為這個選題很好,希望我能夠系統深入地進行研究。

1990年,我以《中國歷代文學家的地理分布》為名申報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當年就獲得批準。這也是比較早的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當時我還是一個年輕的講師。這件事對我是一個很大的鼓勵,于是我就決心認真地把這個項目做下去,一做就是三年。1995年,我的《中國歷代文學家之地理分布》一書在湖北教育出版社出版,這本書被稱為“中國第一本研究文學地理的專著”,在學術界的反響很大。

1993年下半年我調到廣州,在廣州市文化局從事新聞與文化傳播工作。借這個機會,我考察了廣東的文學地理。1999年,我從廣州市文化局調到了廣州大學。

時代財經從這時起,你就開始建立文學地理學的學科了嗎?

曾大興:要建立一個文學地理學學科還沒那么快,因為還有很多具體的問題沒有解決。

我的文學地理學研究實際上經歷了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就是考察文學家的地理分布,這在1999年之前已經完成了。

接下來是考察文學作品的地域性,即對中國南北方民歌進行比較研究,因為民歌的地域性是最強的,這是第二階段。

第三階段,考察氣候和文學的關系。氣候是地理環境當中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我的研究結果表明,氣候是不能直接影響文學的,一定要通過文學家來影響文學。具體來講就是:氣候影響到物候,物候影響到文學家的生命意識,文學家的生命意識再影響到文學作品。這被學術界認為是一個很重要的發現,有人甚至稱之為“曾大興定律”。通過研究氣候與文學的關系,不僅解決了氣候影響文學的途徑、機制和表現,也解決了地理環境影響文學的途徑、機制和表現。

以上三個主要問題解決后,建立文學地理學學科的條件就基本成熟了,于是進入第四個階段。2011年4月19日,我在《中國社會科學報》上發表《建設與文學史雙峰并峙的文學地理學》一文,明確提出要建立一個文學地理學學科。這個倡議得到學術界的響應。

2011年11月11日至13日,由我和江西省社科院文學所所長夏漢寧研究員發起,在江西南昌召開了一個“中國首屆文學地理學暨宋代文學地理研討會”(這次會議后來被稱為“中國文學地理學會第一屆年會”),與會專家一致聯名倡議成立“中國文學地理學學會”,并一致同意推選我為會長。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們就著手進行文學地理學的學科建設。我們每年召開一次中國文學地理學會年會,每年出版一本《文學地理學》輯刊。

正是在大家的鼓勵和推動之下, 2017年3月,我的《文學地理學概論》一書在商務印書館出版。這本書的出版,被學術界稱為“標志著文學地理學的學科基本成立”。

時代財經你能給我們做簡單地介紹一下文學地理學這個學科嗎,它對讀者有什么意義?

曾大興:文學地理學,就是研究文學和地理環境的關系。過去的文學研究不重視這個問題,包括古代文學史、現代文學史、當代文學史、外國文學史,都是大學中文系的主打課程,也是研究文學的人所從事的最主要的領域。但它們注重的是文學和時代的關系,而不重視文學和地理的關系。事實上,世間萬事萬物,都是在特定的時間和空間形成和發展的,文學也不例外。研究文學,不能沒有空間視角。我們倡導文學地理學的研究,建立文學地理學這個學科,彌補了過去的文學研究的不足,健全了文學這個學科。 

對于讀者而言,文學地理學有助于啟發讀者用地理的、空間的角度來看文學。例如我們去超市買食品,許多人都注意食品的保質期和生產日期,這是時間觀念,這當然很好。但是美食家們除了注意食品的生產日期和保質期以外,還會注意它的產地,不同的產地出產的食品會有不一樣的特色和味道。因為注意到產地,就可以吃到全國各地甚至全世界各地的富有地方特色的食品,就可以品嘗到更豐富更多層次的滋味。這是空間觀念。文學也是如此,如果我們在關注文學作品的時代性的同時,也關注它的地域性,就可以發現文學作品更豐富的更有魅力的一面。這就是對于讀者的意義。

時代財經:文學地理學學科發展的現狀如何?

曾大興:2011年我們召開中國文學地理學會第一屆年會時只有60多位學者參加,之后每年開一次年會,到今年已經開到第九屆了,每一屆的參會學者都在200人以上,這還是控制了規模的,不然可能會超過300人。學會登記的會員至少有500人,還有好多人參加了年會但是沒有登記。現在從事文學地理學研究的學者,不僅有中文系的,還有外文系的。

在中國,只要是從事文學研究的人,沒有不知道文學地理學的。在知網上搜索“文學地理”或者“地域文學”等關鍵詞,可以找到海量的研究文學地理學的論文,這說明文學地理學已經引起了大家的廣泛關注和參與。文學地理學作為一個新學科,它誕生的時間并不長,但已是文學領域的一個熱門學科,有人甚至稱它為一門“顯學”。

時代財經:是怎樣的機緣巧合,讓你上了央視的《百家講壇》這個節目呢?

曾大興:其實早在2010年節目組就聯系我了,但那時我正在集中精力從事文學地理學的研究,所以就沒有去講。到了2017年3月,我的《文學地理學概論》一書已經出版,我認為,自己在文學地理學學科建設方面的主要工作已經初步完成,因此才正式答應去央視講課。經過雙方的反復磋商,最后確定了“中華名樓”這個選題。

我所講的這些中華名樓都跟文學有重要關系,像黃鶴樓、岳陽樓、滕王閣等,都因文學而名滿天下。從文學地理學的角度來講,這些中華名樓都屬于文學景觀。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去央視百家講壇講《中華名樓》,也就是為了傳播“文學景觀”這個概念,為了傳播文學地理學。

對于我所講過的每一座中華名樓,我都去實地考察過。我的考察是以個人的名義,是自費。由于做過實地考察,對文獻資料做過細致的考證,所以在學術方面,經得起學者的檢驗。在這個前提之下,再用大眾化的語言,通過講故事的方式,來講述這些中華名樓。

《中華名樓》這個系列節目播出之后,反響非常好。無論是學者,還是普通老百姓,都對這個節目很感興趣,可以說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賞。中央電視臺認為它是一個很成功的節目,把它列入“央視文化精品”,中宣部還把它放進了“學習強國”這個平臺里,影響比較大。

正是應各方面的要求,中央電視臺決定錄制《中華名樓》第二部,現已進入后期制作階段,計劃在今年底,最遲明年初播出。在《中華名樓》第二部里,我講到了我們廣州的鎮海樓。

時代財經除了文學地理學之外,您還研究過哪些比較有意思的項目?

曾大興:我的研究除了詞學和文學地理學這兩塊,還有一塊就是嶺南文化。我寫作《嶺南文化的真相——嶺南文化與文學地理之考察》這本書,目的就是為嶺南文化辯護。過去人們說嶺南是個“文化沙漠”,我用大量的事實和統計數據,來證明嶺南不僅不是“文化沙漠”,而且是一個很有文化底蘊的地方。

嶺南在地理上有兩個特點:一是瀕臨南海,因此容易接受海外先進文化的影響;二是地處中國大陸的最南端,因此成為保護中國傳統農耕文化的最后一道防線。

嶺南人對文化的態度很值得大家學習,一方面,他們能夠勇于吸收借鑒海外先進文化,另一方面,他們對中國的傳統文化又非常珍惜。嶺南的文化樣態非常豐富,傳統文化的存量很大。例如古村落、歷史文化名城、古代書院,還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存量,都在全國排前五名。

現在廣東省內很多地方,像廣州、東莞、肇慶等,都請我去講嶺南文化。尤其是外省的代表團到了廣州之后,他們想了解嶺南文化,有關部門就請我去開講座。我講嶺南文化,不僅提振了嶺南人的文化自信,也讓內地人了解了嶺南文化的真相——嶺南不僅不是一個“文化沙漠”,恰恰相反,它把傳統文化和現代文化結合得很好。

時代財經:我留意到你出過一本關于人才與教育的文集《優婚與天才》,講到優婚對人才培養的一些影響。根據民政部最新的統計數據顯示,我國的單身成年人口高達2.4億,由此也催生了單身經濟,關于這個問題你是怎么看的?

曾大興:我認為年輕人還是要結婚。因為結婚是文化傳承的一個重要途徑,如果大家都不結婚,不生育,人才怎么培養?文化怎么傳承呢?文化是靠人來傳承的,所以我不僅主張年輕人要結婚,而且還要注意做到優婚,我在書里提到的幾個觀點是:同齡不婚,同學不婚,同鄉不婚。

中國文化能夠傳承5000多年,而世界上其他一些古老的文化卻已消亡,我認為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國人注重生育,使得文化一代一代地傳承下來。現在許多年輕人都不結婚生子,我覺得這不是好事。

關于這個問題,老一輩的人乃至整個社會都是有責任的,要幫助年輕人解決一些實際問題,而不是不管不問,譬如好多年輕人買不起房子就不能結婚。優秀的女青年,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畢業生,碩士生,博士生,一定要結婚。人類的遺傳主要是靠母親來實現的,優秀女青年不結婚,如何是好?

時代財經:你會給讀者推薦哪些值得讀的書呢?

曾大興:我覺得作為一個廣東人,應該要多了解一下嶺南當地產生的一些經典作品。比方說有一本小說叫《蝦球傳》,它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一部精品,但是很多廣東人,包括一些學文學的人都不知道它。這本書的作者叫黃谷柳,生前是南方日報社的一個記者,是個廣東人。該書是上個世紀40年代在香港寫的,當時在夏衍主辦的一個雜志上連載。20世紀90年代,浙江文藝出版社出版了一套“小說老字號”,都是現代文學史上的著名小說,其中就有《蝦球傳》。另外還有歐陽山的《一代風流》,陳殘云的《香飄四季》,都是不錯的現代小說。

文章來源:時代財經 編輯:王麗麗
登山赛车二破解版下载